历经200多年风雨侵蚀的鹤湖新居

2020-01-19 00:43

对任何一座繁荣的城市来说,文化的繁荣都是值得拿出来说道一番的。无论是人们想寻根溯源、推介旅游路线,还是提供更广阔的跨城市对话交流资本。

事情到此,鹤湖新居还只是一个博物馆。如何能与周围社区发生“化学作用”,形成类似上海七宝古镇、北京南锣鼓巷、成都宽窄巷一类的文化人气旺区?去年以来,龙岗街道把鹤湖新居紧邻的街道,整治环境,打造成客家风情一条街,引入台北美食夜市,以文化聚人气,以人气聚产业,以产业带环境,实现了文化资源保护与旅游资源开发的有机结合。

数字只是一个范围。古村落于一座城市或一个区域文化的价值,更重要的部分还在于其保留的实体是否具有价值,于周边环境能有多少延伸的好处,而不至于让古村落在城市化进程中,被围拢、被逼仄,最后被拆掉。

不过,一个城区是否需要350个像鹤湖新居这样的博物馆?古村落的保护工作,被封存、供参观是否是最好的出路?毕竟,没有人气的建筑,终究逃不开杂草丛生、墙倒屋塌。

值得肯定的是,龙岗区推动旅游转型发展的思路中,提出把创新方式推动古民居活化利用,作为打造“珠三角客家之都”的基础性工作。未来随着《龙岗古民居保护和活化利用实施计划》出炉,在政府定规划、定门槛、定监管的框架内,一批有资质、有实力、有经验、有资源、有社会责任感的机构和社会资本,有望参与到古民居活化利用工作中,是龙岗古民居体验民宿、餐饮、小剧场还是其他什么尝试?值得期待。

这就是龙岗。龙岗区委区政府提出要建设具有“国际视野、中国气派、岭南风格、特区精神、客家特色”的文化城区,若能利用好这批古村落资源,就算是号准了脉络。

想象一下,一个城区拥有包括客家围屋、广府围村、炮楼院等各类型古村落大大小小350余座,该是怎样的一笔文化财富。

然而,历经200多年风雨侵蚀的鹤湖新居,在2010年以前,仅有祠堂和倒坐相对完好的房屋可以用作展览,供游客参观,很多地方由于房屋安全问题拉起警戒线禁止游客进入。据馆内人员介绍,当时围屋内许多房屋坍塌,断墙残瓦随处可见,许多木构件也遭到损坏。深圳市、龙岗区、龙岗街道多次调研,认为修复鹤湖新居,恢复客家围屋原貌刻不容缓。2010年,经专家历时3年的反复论证后,确定的鹤湖新居保护与修缮方案获得审批,并施工完成了一期修缮工程,才有了如今鹤湖新居的墙固路平、巷道井然、绿树掩映、鸟语花香,重现了昔日的平面格局和敦厚朴实的整体风貌,尽显恢弘古朴之气概。

打造“六区一城” 共享幸福龙岗——龙岗特色“新型田园城市”建设之文化篇

这方面,当下深圳最好的案例就是鹤湖新居。它位于龙岗区龙岗街道南联社区罗瑞合,始建于乾隆47年(1782年),为广东兴宁客家人罗瑞凤创建。以祠堂为中心,阁、楼、厅、堂、房、井、廊、院、天井等相互关联,共300多间房屋,有“九天十八井、十阁走马廊”,建筑占地面积25000多平方米。鹤湖新居是深港地区城堡式围楼的典型代表,被誉为“客家建筑的活化石”、“客家建筑艺术的结晶”。

文化聚人气:龙岗兴城的价值观

“文化-环境-产业-旅游”的综合体验

其中一个插曲是,由于鹤湖新居地处城中村,被早年建造高低不一的私宅包围,周边景观与鹤湖新居极不协调,2011年,龙岗街道针对私宅严重影响景观问题,创造性地采取对月池周边建筑立面“刷新如旧”的办法,使这些建筑从外观形制和色彩上与围屋接近,看起来与鹤湖新居景观相融合。

Return to Top